關于第一次接觸吉他的情形,塞戈維亞回憶道:“因為離開親愛的媽媽,我悲痛之極,一直哭個不停。禿頭有胡須沒有牙的叔父是個溫厚的老好人。叔父在我的面前坐下,為了讓我忘記傷心事不哭,就一面作好象在彈吉他的手勢一面唱‘彈吉他不是學吉他。。。撲窿。。。是叫要胳膊用力。。。撲窿。。。頂硬上啊。。。撲窿’。直到我不哭而笑起來前,叔父一直反復唱著這只歌。接著他抓起我的左手,讓我的手也和著‘撲窿’的拍子動起來。至今我還記得,給他這樣一弄,我真的開心起來了。這就是我的音樂萌芽。隨著時間的推移生長,變為我一生順利成長的樹木。” 
热博rb88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